主页 > 事件移动 >在韩国,一个人到餐厅用餐,原来是件大事?

在韩国,一个人到餐厅用餐,原来是件大事?

归属:事件移动 日期: 2020-06-27 作者: 热度: 982℃ 819喜欢

在韩国,一个人到餐厅用餐,原来是件大事?

在韩国的集体主义作祟下,一个人到餐厅用餐,不但会遭受旁人异样眼光,还会被认为是人际关係有问题的怪人……

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个极度讲究集体行动的民族,因为日本人从小被训练过着团体生活,并且在团体至上的原则下必须捨弃自我,所以他们常常被教导在团体当中要试着隐藏自我,同时日本人也强调「界限主义」,习惯以内圈圈及外圈圈,做为区隔他人与自己的分界点。

如果说日本人是外显的集体行动者,那韩国人便是内敛的集体行动主义奉行者。韩国人外表粗犷、不拘小节,热情奔放又略显粗鲁,似乎是个人主义远大于团体行动的民族,例如一九九五年首尔三丰百货发生倒塌意外,社长及其他主管竟然不管顾客死活率先逃离现场,结果造成五百多名民众死亡。

但是在有些时候,韩国人却又会表现出某种程度的集体行动,而且比日本人更加纪律严明。韩国人性格的双重性,由此可见一般。

有位韩国人类学家曾经说过,韩国人的民族性是结合几乎疯狂的「团结力量」,强调辈分的「等级制度」,虚无缥缈的「外表主义」,和毫无章法的「急躁心理」,而这些行为的显现,其根源都是来自韩国人的集体主义。

集体主义,让韩国人极度缺乏安全感,也害怕被冷落,因此他们在外面永远是成群结队的。

有人曾经说过,如果在中午找不到朋友一起吃饭,韩国人绝对是不会一个人去吃的,他们宁愿饿着,也不愿意承受来自四方的异样眼光。因此,韩国人很流行聚餐,至少要一週一次,要是有谁没去,肯定都会被贴上「异类」「不合群」的标籤。也正因为这种集体主义,塑造了韩国极易接受外来文化的传统,也让韩国人容易和外国人打成一片,所以韩国现今有超过一半的人口信奉基督教,也有超过五百万人信奉天主教,更是全世界第二大(仅次于美国)的传教士输出国家,遥想在二次大战结束时,当时韩国的基督教人口还不到○.四%,但在韩战期间受到美军影响,韩国基督徒的人口大幅增加,短短不到五年韩国的基督徒人口竟然增加了三百万人。

我们知道韩国人一向爱用国货,但是韩国政府并未制订任何法律,规定国民必须使用国货,放弃享受舶来品的乐趣。

可却几乎每个人都会使用本国货物,就算造型不讨喜、常常故障,也甘之如饴,因为他们认为使用国货,是让韩国经济成长的动能与命脉,而这样的集体行动,是源自民族主义的驱使。

世界杯足球赛期间,总会看到穿着红衣服的韩国红魔鬼啦啦队的蹤迹,每场比赛都能看到他们激情地吶喊「大韩民国」,甚至只要有韩国队出赛,每个韩国人都会放下手边工作,自动化身成红色魔鬼,为国家队加油。

韩国人的集体行动行为模式,也出现在个人的日常生活当中,例如在一家韩国公司里,每到用餐时刻,资浅者及年轻员工就算饥肠辘辘,也会装做若无其事,不会擅自离开位置去用餐,必须等到年长者或主管一声吆喝,众人才有如蝗虫过境般开始去用餐,这是韩国人根据每个人的年纪及所在的地位,所必须严格遵守的社会法则,而这种集体行动是来自儒家的权力至上论。

韩国人的集体行动行为模式,其实不分平时或是紧急时刻。二○一四年,韩国外海发生世越号(又名岁月号)沉船事件,造成三百零四名学生不幸遇难,当时在船只进水即将沉没的危难之际,这些年轻的学生却还在等待老师和船长的指示,但是船长及船员却丢下他们自顾逃命,结果造成这些无辜学生命丧海中。由此可见,韩国这种因社会阶级而建构的集体行动,就算在生死存亡之间,还是不能有所例外。

另外,韩国人的集体行动行为模式,也不分国内或是国外。记得我在念大学时,正好发生九七年亚洲金融危机,那个时候原本常在校内群聚的韩籍学生,彷彿一夕之间人间蒸发,都没有到学校来上课。过了几天,我在路上遇到一位提着大包小包、行色匆匆的韩国同学,我问他要去哪里,他说他的国家正发生危难,他们全部都要休学返回国内,并带回身上所有的美金,捐出美元来挽救他们陷于风雨飘摇的国家。

通常,当一个国家发生危机时,该国国民应该都是拚命往外逃,而韩国人却是急着要返回国内,且不论他目前身在哪个国家。

最后,韩国人的集体行动行为模式,也是不分美丽与丑陋的。

我们都知道韩国人对整型趋之若鹜,根据统计,在韩国二十岁以上的女性,整形的比例超过二分之一,连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也不免俗地割了双眼皮,以及动了消除眼袋手术。对韩国人来说,整型不只是一种自信,还是一种自尊。记得《亚洲週刊》专栏作家林沛理曾经说,「在韩国如果你接受整型手术得越早,便可以拥有一副新的面孔越长久。」在韩国,整型与否的决定说不定并不只是美丑问题,可能还关乎你是否在乎未来。

因此,我们知道韩国人的集体主义,不只是民族主义的表徵,也是爱国心的驱使,更是上下权力关係的体现,还是一种独善其身的自尊。

所以,韩国人的集体主义,其实是融合儒家长幼有序的人伦观念,以及游牧民族大家族相互照顾的情谊。

「安分守己」是集体主义社会的特色,「人人为己」是个人主义社会的特色。然而韩国在社会转型之后,却出现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的相互冲突,例如在「世越号」沉没的时候,船长与船员不顾乘客生死弃船而逃,将「先救妇孺」的专业守则抛到九霄云外,便是韩国现今个人主义逐渐凌驾集体主义的最好明证。

在韩剧当中,《一起吃饭吧》这部戏,应该是描写韩国人集体主义的最佳典範,虽然整部戏都是以「吃」来贯穿全场,以「美食」来牵引男女主角的感情,但却也显现出韩国人不甘寂寞、爱热闹的民族性格,而每个人每天都会做的「吃饭」,自然成为这部戏用来表现韩国人的集体主义。

《一起吃饭吧》这部戏,是韩国TVN电视台于二○一三年推出的作品,由李水京、尹斗俊及尹邵熙所主演,剧情主要叙述近几年韩国在高度经济成长之后逐渐出现的「独居户」现象,根据韩国政府二○一二年的统计,目前韩国约有四分之一的住户是独居户,这种现象开始侵蚀韩国过去的集体主义精神,《一起吃饭吧》便是以独居户和邻居之间的互动关係,试图唤醒韩国人重拾过去集体主义的文化价值。

这部戏的女主角李秀景(李水京饰),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基层职员,她刚结束一段婚姻,独自居住在单身公寓当中。李秀景从小就是一个贪吃鬼,吃美食是她最大的兴趣,但是离婚又独居的她,最感到困扰的便是要一个人吃饭。剧中李秀景个性孤僻多疑,不轻易信任他人,只有美食当前,她才会解除所有的武装,忘我的真情流露。

男主角具大英(尹斗俊饰),是住在李秀景隔壁的邻居,他也是独居户,而且独居长达九年,他虽然独自居住,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食家,对于各式料理都能如数家珍,因此有「菜单男」称号。具大英与李秀景同为独居人,但个性却大不相同,具大英为人亲切诚恳又乐于助人,是一位相当具有魅力的男人。

而在这部戏当中,食物是贯穿人与人关係的最佳触媒,该剧不但像是一部精采的美食节目,更深刻描写独居者的心境,道出独居者不敢一个人到餐厅吃饭的苦恼,因为在韩国的集体主义作祟下,一个人到餐厅用餐,不但会遭受旁人异样眼光,还会被认为是人际关係有问题的怪人,所以就算不喜欢热闹,也要强迫自己与他人共同用餐。

纵使因社会的高度分工使得独居户大量出现,让过去韩国人习以为常的群聚生活开始受到影响,但这却丝毫不影响韩国人的对外行为,一旦面对外来的挑战,在民族主义及爱国心驱使下,韩国人还是能立刻拥抱集体主义精神一致对外。我想这种精神,正是台湾如今最欠缺的元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