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频道数码 >奴隶与女工撑起资本主义半边天

奴隶与女工撑起资本主义半边天

归属:频道数码 日期: 2020-07-01 作者: 热度: 482℃ 708喜欢

奴隶与女工撑起资本主义半边天

编按:童工与女工伴随资本主义的发展,在世界迈入现代化的过程中,贡献了极大力量。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棉花产业,利用儿童与女性作为催化剂,推动工业与资本主义向前,宰制了人类社会的进化。不过,他们的地位长期受到藐视与压迫,这是人类历史中无法抹灭的一段黑暗时代。

除童工之外,女性,尤其是年轻未婚的女性,也是棉花工厂的劳动力主干。事实上,棉花製造业成为18和19世纪兴起,最以女性为主的製造产业。美国新罕布夏州多佛製造公司,在1820年代中期,89%工人为女性。在加泰隆尼亚的棉花工业,高达70%工人为女性。整个欧洲和美国的棉纺织工业,以女性为劳动力主干;不过墨西哥和埃及则以男性工人为主。女性员工如此多,造成棉花工业几乎令人看不见,光芒都被以男性为主的煤矿业、钢铁业和铁路业给掩盖过去。

毫不意外,这些女工绝大部分来自农村。有一部分原因,是由于农家的策略要保有土地,因此透过受薪工作弥补逐渐减少的农业收入。女性在大部分的欧洲及北美洲主理纺纱织布已有好几个世纪之久,即使这个工作已从家庭移到工厂、从手工改为机械,这个趋势还是持续。1841年,年轻的威廉.罗思本来到美国访问,看见到处都是女工,大吃一惊;他在纽泽西州派特森(Paterson)一家工厂发现「全世界最罗曼蒂克的工厂」,「里面的女工虽然显现病容,但是都很漂亮」。几天后,他参观罗威尔工厂,注意到「工厂女孩很整洁,大多很漂亮。我相信大半都受过良好教育,她们是农人、甚至有时是传教士的女儿,离开家里来此地工作几年,準备嫁人。」罗思本和跟他同时代的一些人一样,对女性从事棉纺工作有不可救药的罗曼蒂克憧憬。

拜长久以来的歧见之赐,女工工资便宜许多。历史学家发现,「在固定薪资结构下,女性经常只赚相当于男性45%至50%的工资。」女性不仅工资比较低廉,她们也比较不受旧工作文化束缚;这些旧文化通常是规範男性手工艺纺织匠人的工作,它们的确也成为抗拒工厂东主的基础。女性的工作模式,以及她们子女的工作模式,比较容易塑造来符合机械生产不休止的节奏。

可是有利的父权制传统以及农村的改造,几乎还是要借用形式更明显的强制力来补强。虽然「织布机主人」所用的方式和「皮鞭主人」的大不相同,但使用暴力来动员劳工,维持厂内纪律,让员工进厂工作后就不要离职,却几乎是普遍的现象。製造业者已经把投资押注在工厂上,他们抱持强制手段,甚至动用暴力,有时候会选择私下进行,但愈来愈得到国家许可。我们已经看到,孤儿院院童通常别无选择,只能在棉花工厂高压的环境下工作。比利时创业家雷文.鲍文斯使用「他曾任典狱长的监狱之囚犯」担任织布工。在俄罗斯,起先尝试以受薪工人在纺织厂工作,却没有成功,只好起用「妓女、犯人、乞丐和其他人,有些人被判刑终身在工厂做工」。美国马里兰州、路易斯安那州和罗德岛州的囚犯,白天要织布。即使是同意签约拿工资的棉花工人,通常也会透过「某种羁束」绑在工厂。路德威.柯纳普在克林霍姆的大型工厂,其管理团队就被爱沙尼亚的当地报纸,形容是「对员工并没比奴隶主对黑奴来得更加关切」。工厂不仅设有警察部队,还不时兇暴地体罚员工。在墨西哥的普埃布拉,工人同样受到严厉监控。如果他们住在工厂厂区,有时候亲友都不能来拜访,还有些时候连读报都不准。在哈布斯堡帝国,棉花工厂有如军营;工人被关在工厂里,星期天才准外出。

在蓄奴世界,人身限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。美洲尤其是农场奴隶的中心,许多劳动力被强制逼进棉花製造业。在巴西,原住民和奴隶被迫进入纺织工厂工作。在美国南方,奴隶也被迫参与棉纺织生产工作,有位历史学家很恰当地把这个制度形容为「强制的原始工业化」。因此,在世界上的蓄奴地区,奴隶也帮助推进了工业生产。

全球棉花工业机械化的扩张,不仅依赖使用新技术和取得资金及市场,也依赖资本家把数千人,最后甚至数百万人转化成为无产阶级;更重要的是,打破对实施激烈的新生活及工作方式的抗拒。1795年有位英国人观察到:「一旦要引进不同的机器,或几种加速劳动力的方法,一向都会遭到劳工阶级顽强的抗拒。」有位历史学家针对黑森林地区的维森塔尔发表评论,认为这就是「内部殖民地化」的过程:资本对愈来愈多领域和社会关係的殖民地化和宰制。可是由于封建菁英式微,这种过渡有了可能――正在巩固实力的国家扮演重要角色促成其实现。

把工人转换为无产阶级的努力,使工业家更加依赖国家力量,这明显证明他们的力量有限。然而资本的地域化,以及它愈来愈附属和依赖民族国家,也使得工人能够集体组织起来,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和工资;最后,资本家依赖国家这个事实转化为劳工最大的力量。虽然企图多方面夹杀,工会和劳工阶级的政治运动在19世纪对资本製造新压力,这股新压力在数十年后将激烈地改造棉花工业。

【书籍资讯】
摘自《棉花帝国》

奴隶与女工撑起资本主义半边天

数位编辑整理:赖仕豪,廖佩汝
Photo:Children's Bureau Centennial, CC Licensed.